找回密碼 注冊

羅永浩:簡單/不簡單

來源:tech2ipo| tzb 發表于 2013.5.21| 點擊數20655

27層高樓的落地窗外并沒有陽光,在狹小的會議室中,對面的羅永浩埋頭打了一個深深的哈欠,然后扔過來凜冽的眼神:

我之前還創過業,失敗了。

離開新東方之后,他做了牛博網,牛博網之后,英語培訓學校之前,當時正值Flash流行,羅永浩想當然地以為做這樣的東西并沒有多少難度,于是成立了一間動畫工作室。

但可想而知的是,那時候的羅永浩還沒有以理想主義之名像今天這樣建立自己在舞臺藝術領域的影響力,那時候的他不過是一個以前知名英語培訓師和前非典型知名博客而被一個小圈子眾所周知的人,沒有錢,沒有人。

好不容易來了原畫師,反正分鏡的走了,招了分鏡的,原畫又走了,在那期間都是支離破碎地干活

自然而然地,燒了自己幾十萬塊錢,支撐了八個多月,這間動畫工作室就倒閉了。

然后,羅永浩做起了他不喜歡的英語培訓,再然后,江湖上就有了他和他的錘子的故事。

和印象中不同的是,羅永浩看上去并不算胖,在他走進會議室的那一刻,近似中分的頭發無精打采地耷拉著,他剛剛才接受完一家媒體的訪問,下巴上的胡子似乎比起發布會的時候又濃密了一些。

無論外人眼中的羅永浩有多么的剽悍,但首先——實際上也卻是如此——他只不過是一個因為處在自己位置上而必須說某些話、做某些事的普通人。

他對這一點有著清楚的認識,他知道有多少人在對自己和自己的理想主義布道崇敬的同時,也有同樣多的人反感、憎惡自己。

所以我經常得罪人嘛,所以別人老說中國的食品廠商信譽那么不好,做牛奶的一個比一個孫子,說你能不能做牛奶,一定好賣,我說不對,像我仇家這么多,一做牛奶一定有人給我的牛奶投毒,然后想毀掉我這個企業

羅永浩知道,在這個社會,在這個時代里,絕大多數人都懂得明哲保身,信奉沉默是金,但是他卻總擺出一種愣頭青的姿態做一些另外一些人不會、不屑、不敢做的事情。

他就像一頭憤怒的公牛,沖進滿是精美瓷器的大廳,在大家瞠目結舌之下,搗碎別人的矯飾和虛偽,有時候即使。有時候,他自己撞得鼻青臉腫,但還好,有些問題被大家注意到了,或重或輕地解決了,但更多的時候,即使滿身傷口,即使血流遍地,沒有任何變化,一切還是老樣子。

我要么不說,要么就說實話,只有這兩種狀態讓我沒有不舒服,如果讓我假惺惺的,我就不舒服

羅永浩當然說過假話,他說,和原則無關的假話,他會說,而且他說得很溜,但是在討論嚴肅問題的時候,他說自己沒有說過假話。若果說真話不能,說假話不僅會傷害一些無辜善良的人還違背他自己的原則,那么他表示自己會選擇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消亡。

羅永浩期待著自己的爆發,但是他無法也不愿意沉默。

有一天,大傻屄,他就是一純臭傻屄,他在數字領域里干了二十年,他就認為是他是內行,我是外行,其實以他們的天賦,他們就應該在那里掃廁所,只是他混到熬到那個份上了,然后還拿自己當什么業內人士

窗外,幾只飛鳥似乎被驚到了,拉長身影,匆匆掠過。

室內,羅永浩用右手的指關節敲著桌面,聲調忽然間拉高了,憤憤不平地說著。清脆的實木被撞擊的聲音,蘊含在他聲線下的東北腔,以一種奇特的狀態混合在一切,震蕩在會議室中。

羅永浩非常不服氣,對那些質疑他、嘲笑他的業內人士,他懷著由衷的反感和敵視。

他嘲笑那些所謂的業內人士天賦只夠掃廁所,只是靠著資歷熬到今時今日的地位;他大罵那些所謂業內人士糟蹋了索尼、LG以及HTC這些金字招牌,推出不入流的手機;他為蘋果、三星之外的那些業內巨頭在過去七年間推出的四十多款產品全線虧損而恨恨不平。

蘋果和三星瓜分了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份額的百分之九十多,剩下一群大傻屄,號稱電子巨頭在那搶餅干渣,你搶的餅干渣臉嘴角都沒抹,怎么好好意思說別人是業外人士呢?在我眼里,他們甚至都不是我對手,就一臭傻屄,然后你得意洋洋地說你是業內我是業外,業你媽屄啊業

即使過了這么久,依然可以感受到在當時備受質疑的羅永浩的出離憤怒。他非常非常介意別人說自己是一個門外漢,連「一竅不通」這種說辭他也不樂意。在我剛說出來時,他遽然以不高興的語氣表示反對。

羅永浩說他以前賣過硬件,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就買了第一臺486的電腦,現在家里光鍵盤都有30多個,他說他是數碼產品的重度使用者,他對數碼產品的熱情已經持續了這么多年從未消減過,他說,iOS 1.0到6.0過程中升級的那些功能,有百分之六七十他都預見到了。

從這個意義上,你把我扔到蘋果去,我也是最頂尖的產品經理

羅永浩自信,強烈地自信,近乎頑固地強烈地自信,他不是門外漢,他不僅不遜色還遠遠勝過那些所謂的業內人士。

他不僅有著這樣的自信,而且還有自己的策略。

自從宣布要做手機以來,他就一直很高調,一種幾近喧嘩與騷動的高調,一種浮躁到讓人忘記質疑而覺無稽的高調。

一個英語老師,一個相聲演員,一個只會放嘴炮滿嘴跑火車的大忽悠,一個此前對手機行業一竅不通的門外漢,一個憤青,一個有理想的人,一個做了一些實事的人……羅永浩的身份有很多,但在外人看來,他唯獨不是那個自稱能做出超越蘋果三星、秒殺魅族小米的手機的人。

羅永浩是一個很狡黠的人,他清楚地知道,以自己當時的身份和地位,要拿到做手機的投資幾乎是Mission Impossible,他有朋友唐巖1000萬的最初支持,但是他知道這些錢投入到手機的深海中頂多激起一個平庸的水花而已。

我低調你媽屄啊,我沒錢沒人怎么低調?

他需要得到更多投資人的認可,需要更多的錢,他需要至少拿出一個激起市場關注和興趣的ROM來向投資者證明自己的確有能力做出賺錢的手機。羅永浩手上沒有多少底牌,唯有影響力,于是他靠著高調把全部show hand,結果,他贏了。

他表示,做了10個月,現在公司的估值已經從5000萬漲到了5億。

但是,羅永浩的策略里不止只有高調而已,他同樣懂得低調。他要簽投資協議了,簽完之后,他表示自己就會低調下去。

等到下一輪營銷的時候我再蹦出來高調

不管自信也好,高調也好,一切都只是生意而已,一切都只是為了生意而已,就這么簡單。

但是,做企業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李開復拿一個億倒閉了和我拿一個億倒閉了,結果對這個投資人的職業生涯是有完全不同影響的

李開復虧損了,屬于正常虧損,但是羅永浩敗了,投資公司損失的不止是錢,還有自己的職業生涯和聲譽,所以,羅永浩不能輸,投資人也輸不起。

數據顯示,2013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機市場利潤為125億美元,蘋果占據了57%,三星則瓜分了40.8%,整個Android平臺近95%的利潤都被三星一家攫取,留給排名第二的LG的只有區區2.5%。

那么,留給錘子的機會和空間又在哪里呢?

錘子手機的售價將在3000元左右,羅永浩自己都承認,國產手機在這個價格區間幾乎沒有任何優勢和競爭力可言——國內的用戶對這個價位的手機只會選擇外國品牌,這在羅永浩看來就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同病。

羅永浩說得很輕松,表現得很自信,但是現實的問題卻依然如磐石一般橫亙在前路上。

企業家是一個土包子群體,不用你的審美眼光像藝術家一樣好,你只要在企業家里保持最好的那幾個就可以了,你這樣才能解釋為什么他們拿出那么難看的東西

這是羅永浩最后得出的結論。

他對自己的審美水準有著強烈的自信,他相信自己能做出比別企業更好的設計和產品,他承認John Ivy很了不起,但是他更相信這樣的設計師并不是絕無僅有的,對那些千里馬來說,他自己就像是伯樂。無需做到最好,只要超過那些那些土氣的藝術家便已足夠,無需在設計上去和藝術家競爭,更需要在藝術和商業上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平衡點。

Muji是我非常喜歡的企業,我見過的設計師,100個有100個都喜歡Muji的產品,它是一個商業產品,但它的商業性是差那么一點點的,就那么一點點,所以它就使得自己的產品不夠大眾

羅永浩非常喜歡、崇敬Muji的產品和風格,但是他對Muji受眾太小卻有微詞——他承認也許田中一光本來就只想做一個小眾小眾產品而已。

他想做出既有設計感但同時又能為人民大眾接受認可的產品,他認為現在由工程師主導的手機領域對用戶體驗的重視程度還遠遠不夠——他自認自己能夠完美地處理這樣的問題。

假使日后錘子的確能做出這樣的設計來,假使錘子日后的確能在用戶體驗上做到極致,但這樣就真得能夠幫助他實現制霸手機市場的理想嗎?

羅永浩自己也知道要做成一個完美的大眾消費品,技術一定是基礎。

我見過的手機除了蘋果,樣子做得不錯的也就HTC,三星簡直就是丑爆了,從頭到尾都是垃圾,索尼好一些,但是也在衰落

他已經走訪過手機工廠,對富士康能把純陶瓷機殼做出金屬質感的工藝贊嘆不已,他有自己的硬件團隊,對市面上流行的手機都了然于心,羅永浩知道,所有的技術工藝問題歸結到最后就是錢的問題。

供應廠商不會花錢去研發的話,那我們來花錢,生產需要設備,我們來花錢

實現這個目標的前提是錘子手機賣得足夠出彩,只有出貨量達到一定的數量,技術和研發上的投入、成本才會不斷被攤薄,這樣才會有利可圖,這樣才會在市場上有話語權。

多了不敢說,我們做的比較悲觀最壞的打算,至少賣到50萬部是沒有問題

根據羅永浩的說法,只要賣到這么多,就會有幾個億的利潤!而且隨著元器件價格走低、良品率不斷提升,只要產品的生命周期足夠長的話——比如一款在半年后還能賣得動的話,那么做手機做到最后就跟印鈔機一樣。

當初小米內部估計賣出30萬部就謝天謝地,結果,賣出了300萬部。

自信而好強的羅永浩怎么會容忍自己的手機比不過那些他不放在眼里的廠商呢?不,連想象這樣的景象都不可以。

在羅永浩看來,錘子的成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要期待羅永浩這么一個固執而偏執的人會去追隨潮流,這是一個有著精英主義思維的人,他才不相信大眾清楚自己知道究竟想要什么。

我會注明我們的操作系統是Smartisan OS,基于Android系統,我連Android版本號都不提供,你愛買不買,東西好,用戶沒人在乎這個

這是他的態度,就是這么偏執。

他們拼spec是因為笨,也不會做別的,但是著本質上不是用戶要的,用戶要的是用戶體驗。當然這些笨蛋又會說,硬件是用戶體驗的基礎,廢你媽屄話,我們都是這個基礎,你談什么談??!這個基礎人人都有,你還去談跑分,除了說明你無能傻屄,證明不了啥

如果不這樣刻薄,他也就不是羅永浩了。

現實的問題是,用戶體驗這樣的門檻太低了,所有人都可以輕而易舉地跨過,就像錘子ROM中的特性和細節在之后的MIUI V5上也出現了一樣。羅永浩在想方設法把錘子做得不一般的時候,事實上,在國內的環境中,他的錘子領先別人的優勢很可能永遠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個星期之后,大家回到了相同的起跑線。

在13億人的中國,想法永遠都不是最有價值的,真正發揮決定作用的能夠將創意轉化的執行力。羅永浩坦言自己在公司里就是一個獨裁者,所有人都要聽他的,只有這樣,執行效率才夠高,才會保證拿出足夠顛覆性的產品。

錘子公司是在開曼群島注冊的,羅永浩篤定將來會去美國上市,所以選擇了AB結構,他擁有超級投票權,這意味著,即使投資人、股東也無法左右錘子的走勢。

只有羅永浩可以,他的一舉一動都決定著公司的未來。

那么,如果決策失誤了怎么辦?

那企業活該嘛

羅永浩以很不耐煩的語氣猛然回了一句,在他看來,這樣的問題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根本就不應該被問——但實際上,這樣的問題恰恰被問了很多次。他對這樣的問題非常不屑,語氣中總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急躁。

就算將來做得很大,將來沒了你怎么辦,這管我屁事啊,你是我的投資人,你能問我你死了之后怎么辦,我死了之后你活該嘛

羅永浩會暴風驟雨一般把你的話頭堵回去,暗示你:想那么遠干什么?先做好當下再說別的吧。他更愿意把精力和興趣放在現在、正在進行的事情之上,他對那些形而上的事情總是不屑一顧。

他尋思HTC總是能夠在有些細節的地方出人意表地破壞自己旗艦機型的優秀工業設計,他懷疑是這家公司的老板硬要畫蛇添足地破壞設計師的設計。

他尊重公司Google,但對這家工程師主導的公司在產品用戶體驗上的糟糕表現感到失望。他特別提到了Google Glass的語音控制方式,他的評價是:

這他媽多傻屄

聽起來很刺耳,很狂妄,可是在此之后,施密特也對Google Glass做出了幾乎一致的評價。

羅永浩承認蘋果的偉大,但是在他看來,這家公司最了不起的地方僅僅在于將技術轉化為超一流的用戶體驗,盡管Google在做無人汽車,但是他相信只有蘋果才能做出更好的產品。

我們做兩到三代產品之后,滅掉蘋果是沒有問題,只要我們做成功了兩款產品,第三款產品一定是去北美賣的,我不滿足在中國做一個企業,沒什么大意思

僅僅只是把這當做一個笑話嗎?

初代iPhone,與2007年6月份上市,74天內售出100萬部,至年底銷量達到370萬部。其后的iPhone 3G和IPhone 3GS首發一周內銷量即突破100萬部,iPhone 4發售3天創下170萬臺銷量,iPhone 4S發布24小時內售出100萬部,iPhone首周銷量超過500萬部。

即使強勢如蘋果者,也經過了漫長的積累,羅永浩將這視作機會,手機賣得好、后續機型保持穩定增長才是一家新興手機廠商能夠長期發展的根本,而不是盲目地和大廠商比拼絕對數量。

羅永浩對成功的渴望更加急切而強烈,他有更多的理由去做好這件事情。

偏執的人未必能成功,但是永遠不要低估一個有著強烈追求的偏執的人的成功的可能性。

為什么會去新東方做老師?

百萬年薪,為了賺錢。

僅僅只是如此而已。

羅永浩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即使小時候讀書,除了讀書本身的樂趣之外,能獲得女同學欽佩的感慨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對羅永浩來說,現實利益是最大的驅動力。

做手機也是如此。

這個行業這么幸苦,第一動機當然是為了錢

去新東方,并沒有當初傳說的百萬年薪,在零八年的時候,羅永浩打算靠名氣寫書,做一個暢銷書作家,但是在了解到國內圖書市場的慘淡情況之后,他及時澆滅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年頭——五年前的時候,沒有人會相信央視主持人出的書會賣到250萬冊,或許連羅永浩自己那時都不會想到柴靜今日竟成了一個暢銷書作家。

創業,對羅永浩來說更像是一種建立安全感的生活方式。他的確不差錢,但是他想要更多的錢,因為至少在他看來,在當今的國情下,更多的金錢往往就意味著更充分的安全感。

事實上,羅永浩對做企業是有著畏懼心的,好聽點說,這是他的精神潔癖,但是正如他形容自己的,他其實挺事兒逼的。

他不喜歡被勸酒,他不喜歡和各種官方周旋,他不喜歡和自己不喜歡的人打交道,他不喜歡做那些在他看來很流氓的事情……他不喜歡的事情有很多,但是在當下的語境中,要做企業,這些事情有時候又是不得不做的。

所以,他想把企業做好做大,這樣他就可以把這些事情推給別人去做,這樣他就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了。

他不喜歡英語,他不喜歡做老師,這么多來,即使他一直做著和這兩樣密切相關的事情,他依舊從骨子里不喜歡它們。

所以,他想把錘子做大做好,因為不想為了生計而被迫做自己根本不喜歡的事情,他想做一件一輩子都投入進去將來不會后悔的事情。

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當初僅僅是為了掙錢去做一名英語老師,結果卻以「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的非典型公眾人物,這個打心底其實有些怕生的人不得不周而復始地把自己暴露在公眾面前接受他們的檢視和評頭論足。

如果個人品牌真得起作用,那姚晨去做生意應該比別的企業家做生意更成功,因為她有2000萬、3000萬粉絲,但實際上姚晨要去做手機肯定是賣不過雷軍的

羅永浩比別人更清楚所謂影響力的虛妄,卻也承認從中受益匪淺,但他清楚最后能讓市場接受錘子的還是錘子本身的素質。

如果你是公眾人物呢,你隨便做點事都有一群傻屄圍著起哄的時候,你其實并沒有那么開心

羅永浩的理想是,在一個好年代做一個隱姓埋名的富翁,衣食無憂,并且可以隨心所欲地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

只是如此「簡單」而已。

可惜,現實并非如此,并不能如此,羅永浩不得不依靠著自己的影響力、自己的公眾人物身份,在眾聲喧嘩中去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

他說,這是他很遺憾的地方。

你長大之后假裝把這件事變得很復雜,黑與白之間之間的灰色地帶其實是我們強行抹重的,大部分時候是黑白分明的這個世界

羅永浩拆下投影儀的出風口擋板,盯著上面的灰塵,然后對著桌子底下使勁吹著。

他是一個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在他說他并不認為世界上有灰色地帶的時候,我仔細看了看他的神情,確信他的確不是在看玩笑,也不是在說套話。

但是,一個生于七〇年代、成長于八〇九〇年代的中年人到現在還懷有這樣的想法,一時之間很難讓人信以為真。

如果根據往事來看,這番言論似乎又是只有他才能說出來的——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番話同時也意味著羅永浩是一個絕不寬容、瑕疵必報的人。他不在乎什么原因,也不在乎任何政治正確,他只關注事情本身,他只在意現在。

錯了就是錯了,任何理由和解釋都是狡辯。

這就是他的邏輯,簡單粗暴,一目了然。你當然可以從中抽絲剝繭分析出他邏輯上的漏洞,進而推翻他的立論,但是,那時他卻已經游弋到別的地方設下新的陷阱和壁壘,繼續新的論戰。

與和菜頭的爭執,和方舟子的罵戰,最初的起因都是一些促狹小事,但羅永浩就是容忍不了,就是接受不了,于是,昨日的同袍,今日便彼此刀劍相向。

他就是把世界看得如此簡單,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這樣的人要么是一個真正的理想主義者,要么是一個幼稚病已經病入膏肓的患者。

或者,這樣想的我們才是真正的病人?

咱們國家就是有問題的嘛,一群慫屄被欺負了一輩子,然后拿一根毛筆在那練字,練一個「忍」字,沒有這么變態的民族,我活了四十一年,還不習慣

羅永浩用手拍著桌子,說著。聲音變得有些嚇人,一顆唾沫星子劃出一道陡峭的拋物線砸在桌子上。

他不習慣這樣的環境和時代,當然會有人說過他,或者笑話說他是幼稚,或者處于善意說他不成熟。

但是我一般討厭的是他媽放棄了把自己變成惡心人之后還他媽屄得意洋洋地說那是成熟,我受不了這個

羅永浩的確是不寬容的人,但是他有著起碼的同情心,他知道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堅持住當年的理想,他也知道大家為生計奔波,不得不做惡心人,不得不做一些惡心事。

他理解那些至少知道有過、懂得懺悔的人的難處,他不會對這樣的人苛責過多,但是對那些大言不慚并意味攛掇別人變得「成熟」的人,他情不自禁地厭惡并對立著。

事情或許只有黑白,但是人心卻未必如此。

羅永浩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言之鑿鑿地稱自己對用戶體驗方面的細節很在意,但是,他那天自己穿的襯衣的紐扣卻扣錯了,他自己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在大家的印象中,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但是,至少他在現實生活中遵循著一套強烈而分明的現實主義準則,他坦言自己一直受利益驅動去做事情。

一方面,他自己本身身上就有著混不吝的氣質,但是同時,他卻有著自己基本的道德原則——那時候他提到認為一個做出驚人學術成果但是清貧的大學教授也許會被大眾視為一個失敗者,但他卻認為那樣的人依舊是成功的。最近,張益唐老師的事跡成了他這句話深刻而鮮活的腳注。

他既是一個四處樹敵的人,又是一個四面交友的人,他的敵人曾經是他的朋友,他的朋友曾經為他的敵人。

這既是一個尖刻、不寬恕的人,又是一個肯幫助那些不相干的受難者的人。

他既能侃侃而談公關領域和私人領域之間的界限,同時又能以各種穢詞傾吐心中不平。

這是一個簡單的人,但又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他按照自己那些簡單而又不簡單的原則行事。

無論別人好惡,無論前路如何,無論世事如何變化,這個中年男人似乎都會一直如此。

……

那天,太陽并不大,云層遮住了天空,27層高樓外,80米高空的氣流形成強烈的大風,猛烈地刮著玻璃窗,離開的時候,置身安靜而略顯逼仄的走廊中,這個世界似乎突然發生了異變。

有一個我非常關心的問題忘記問。

那兩位在發布會上征女友的兩位哥們究竟有沒有結果?


上一條:小有所成的創業者觀察日記(五)—餐廚具電商家酷:垂直細分的不是商品,而是用戶
下一條:當興趣成為事業
建議反饋 返回頂部
性av无码天堂_免费播放日本av一区_亚洲avavav天堂